明朝四大奇书是哪四部?

来源: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:作业帮 时间:2019/09/22 13:58:15
明朝四大奇书是哪四部?明朝四大奇书是哪四部?明朝四大奇书是哪四部?明代的四部长篇小说: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金瓶梅》,“四大奇书”名称的确立有个历史过程.从明代天启年间到崇祯年间先后

明朝四大奇书是哪四部?
明朝四大奇书是哪四部?

明朝四大奇书是哪四部?
明代的四部长篇小说: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金瓶梅》,“四大奇书”名称的确立有个历史过程.从明代天启年间到崇祯年间先后问世的《韩湘子全传》、《三遂平妖传》、《斥奸书》、《禅真逸史》等书的序言或凡例,都把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西游记》、《金瓶梅》等说部中的“大哥大”相提并论,却都未亮出“四大奇书”的名号.此期间有类似“四大奇书”的说法,又并非上述四书.崇祯间笑花主人序《今古奇观》有云:元施、罗二公大畅斯道,《水浒》、《三国》奇奇正正,河汉无极,论者以二集配《伯喈》、《西厢》传奇(按,指《琵琶记》传奇、《西厢》传奇),号四大书,厥观伟矣.朱一玄《明清小说资料选》第1056页,济南:齐鲁书社1990年2月版.清顺治年间西湖钓叟序《续金瓶梅》,将《三国演义》拿下,称另三本为“三大奇书”:“今天下小说如林,独唯三大奇书,曰:《水浒》、《西游》、《金瓶梅》者.何以称乎?《西游》阐心而证道于魔,《水浒》戒侠而崇义于盗,《金瓶梅》惩淫而炫情于色.”朱一玄《金瓶梅资料汇编》第690页,天津:南开大学出版社2004年1月版.稍后李笠翁(渔)采用西湖钓叟“奇书”之名,竖起了“四大奇书”的旗帜.李笠翁为清初的两衡堂刊《三国志演义》作序,劈头就说:尝闻吴郡冯子犹赏称宇内四大奇书,曰:《三国》、《水浒》、《西游记》及《金瓶梅》四种.余亦喜其赏称为近似.见北京图书馆藏两衡堂刊本《三国志演义》卷首.按,通行毛宗岗评本《三国演义》卷首金圣叹序便是毛氏据李序改托的.孙楷第《中国通俗小说书目》附录“丛书目”载《四大奇书》,按云:“以《三国》、《水浒》、《金瓶梅》、《西游记》为四大奇书,始于李渔(《〈三国志〉序》).”孙楷第《中国通俗小说书目》第221页,北京:作家出版社1958年版.但李笠翁没有贪此功,他将原创之功推给了冯梦龙(即冯子犹),只说自己赞同冯说而已.而现存文献中尚未见冯有此明确的说法,于是有人推论给《平妖传》、《斥奸书》作序的张无咎、峥霄主人可能就是那神秘的冯梦龙.冯梦龙是明代集作者、编者、策划者于一身的著名俗文学家.要么李笠翁所见冯氏另有明确号称“四大奇书”的文献而今已散佚,要么他借冯氏之名说事,因为当时与俗文学套近乎虽有利却未必是什么荣耀的事.总之,李笠翁之后虽时有波折,“四大奇书”之名却基本定论.而将“四大奇书”论述得最精当的,当推清康熙年间的刘廷玑.刘氏在其《在园杂志》卷二有云:壬辰(按:康熙五十一年,1712)冬,大雪,友人数辈围炉小酌,客有惠以《说铃》丛书者.予曰:此即古之所谓小说也.小说至今日滥觞极矣,几与六经史函相埒,但鄙秽不堪寓目者居多.……降而至于四大奇书,则专事稗官,取一人一事为主宰,旁及支引,累百卷或数十卷者.如《水浒》,本施耐庵所著,一百八人,人各一传,性情面貌,装束举止,俨有一人跳跃纸上.天下最难写者英雄,而各传则各色英雄也.天下更难写者英雄美人,而其中二三传则别样英雄、别样美人也.串插连贯,各具机杼,真是写生妙手.金圣叹加以句读字断,分评总批,觉成异样花团锦簇文字.以梁山泊一梦结局,不添蛇足,深得剪裁之妙.虽才大如海,然所尊尚者贼盗,未免与史迁《游侠列传》之意相同.再则《三国演义》,演义者,本有其事,而添设敷演,非无中生有者比也.蜀吴魏三分鼎足,依年次序,虽不能体《春秋》正统之义,亦不肯效陈寿之徇私偏侧.中间叙述曲折,不乖正史,但桃园结义,战阵回合,不脱稗官窠臼.杭永年一仿圣叹笔意批之,似属效颦,然亦有开生面处,较之《西游》,实处多于虚处.盖《西游》为证道之书,丘长春借说金丹奥旨,以心猿意马为真配根本,而五众以配五行,平空结构,是一蜃楼海市耳.此中妙理可意会不可言传,所谓语言文字,仅得其形似者也.乃汪漪从而刻画美人唐突西子,其批注处,大半摸索皮毛,即通书之太极、无极,何能一语道破耶?若深切人情世务,无如《金瓶梅》,真称奇书.欲要止淫,以淫说法;欲要破谜,引谜入悟.其中家常日用应酬世务,奸诈贪狡,诸恶皆作,果报昭然.而文心细如牛毛茧丝,凡写一人始终口吻酷肖到底,掩卷读之,但道数语,便能默会为何人.结构铺张,针线缜密,一字不漏,又岂寻常笔墨可到者哉?彭城张竹坡为之先总大纲,次则逐卷逐段分注批点,可以继武圣叹,是惩是劝,一目了然.惜其年不永,殁后将刊版抵偿夙逋于汪苍孚,苍孚举火焚之,故海内传者甚少.嗟乎!四书也,以言文字,诚哉奇观,然亦在乎人之善读与不善读耳.不善读《水浒》者,狠戾悖逆之心生矣.不善读《三国》者,权谋狙诈之心生矣.不善读《西游》者,诡怪幻妄之心生矣.欲读《金瓶梅》,先须体认前序,内云:“读此书而生怜悯心者,菩萨也;读此书而生效法心者,禽兽也.”(按,此二心说乃东吴弄珠客序中语)然今读者,多肯读七十九回以前,少肯读七十九回以后,岂非禽兽哉!朱一玄《金瓶梅资料汇编》第560—561页.既从思想、艺术、评点论及“四大奇书”之奇之所在,又极为中肯地提示“四大奇书”的读法,指出“四大奇书”虽“诚哉奇观”,关键还在作为读者的你“善读与不善读耳”.堪称极为精当的导读.